对比李斯丹妮和郁可唯,丁当自身问题早已暴露

快资讯

2020-07-31

投诉

《浪姐》第一次公演随堂考结束后,丁当哭红眼。

她哭,并非只因为《艾瑞巴迪》是所有女团中表现最差的,而是她觉得自己既然身为队长且声乐能力最强,却搞不定队员带不动队伍更无法掌控局面,她觉得自己满腹委屈。

尽管丁当看起来是最委屈的,实则她自己也存在很多问题,比如从凌晨4点钟那顿夜宵开始说起。

《浪姐》节目组给姐姐们安排的这顿夜宵,最贴心也最“不贴心”,姐姐们都上了年纪且都是艺人,最怕夜宵这种“增肥利器”,但也架不住美食诱惑,所以她们在吃与不吃之间纠结和抉择。

大部分姐姐都是选择吃,尤其是以沈梦辰为首的小姐姐们,仗着年轻“为所欲为”。

但也有超自律的姐姐,比如郑希怡,人家镜头前直接拒绝态度明确。

丁当跟郑希怡一样,也是超自律不吃。

但她却没有像郑希怡一般安静的走开,而是留在客厅做运动,跟其他大吃特吃的姐姐们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当然了许飞是开玩笑,打趣丁当减肥有毅力。

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丁当不吃也就罢了,却偏偏在一旁做运动,虽然她的本意是想要陪大家,但实际上她的举动是会让其他人尴尬的。

看看许飞打趣时,其他姐姐的反应,张雨绮和黄圣依只是回头扫了一眼丁当,没有劝她吃更没有任何语言表示。

刘芸全程都没有抬眼,只在专注吃小龙虾。

只有吴昕回应了许飞,而且暖心的吴昕还跟丁当开玩笑。

再仔细看看最后张雨绮与刘芸对视的那个眼神,不知两人是在意会什么呢?还是在讨论小龙虾呢?

如果把这个场景搬到生活中,遇到丁当这样的同事,你内心会不会“翻白眼”?

丁当并非有意跟其他人这般“格格不入”,但她的无心之举却容易破坏整体的气氛。

其实并不是说一定要让丁当吃,毕竟当晚没有吃夜宵的姐姐大有人在啊,比如郑希怡说了不吃便安静离开,还有直接睡大觉的宁静也没有吃,“艾瑞巴迪”组的张萌都没有下楼。

丁当应该像同组的张萌一样,眼不见嘴不馋,有时间滚泡沫轴还不如去卸妆休息。

此外,跟丁当形成更为鲜明对比的,还有李斯丹妮、郁可唯和阿朵。

李斯丹妮也需要减肥更不喝酒,但她还是坐下吃了几个串,最后更可爱的“假装喝酒”,跟队员们融洽互动。

郁可唯在吃夜宵之前还特意量了体重,可见她对于身材管理有多严格,但最终不也把酒言欢跟队员建立良好的感情吗?

阿朵更可爱,既然选择跟队员在一起,那就索性吃两口解解馋也意思一下。

不只是出于对袁咏琳的盛情难却,更是免得扫了大家的兴致。

所以从一顿夜宵的“众生相”看下来,丁当问题的根源似乎找到了。她或许想要尽快的跟其他姐姐熟悉起来,但却用错了某些方式。

她既没有宁静的霸气、郑希怡的独立、张萌的长袖善舞,也没有做到郁可唯李斯丹妮在“必要社交”中的一些细节。

所以由点看面,当她做了队长之后,一旦遇到考验,其自身问题就会立马显露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360娱乐观点或者立场,360娱乐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0娱乐联系
  • 0

    呵呵

  • 0

    雅蠛蝶

  • 0

    哇嚓

  • 0

    呜呜

  • 0

    哈哈

  • 0

    么么哒

  • 0

    哔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