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巩汉林:要艺术的生活,才能生活的艺术!

360娱乐

2017-01-11

2017年的春节脚步越来越近了,中国人最期待的春晚也在一点点揭开它神秘的面纱。巩汉林在2010年与黄宏、林永健合作了《美丽的尴尬》后,已经六年没有出现在央视春晚舞台上。有人猜测他准备退隐,有人猜测他的创作力已不如从前,虽然没出现在央视春晚,巩汉林并没放弃创作,也没有放弃对艺术的追求,今年他参加了辽宁卫视《组团儿上春晚》的录制,与蔡明、潘长江、梁宏达一起担任评委,挖掘喜剧人才,点亮喜剧的那盏长明灯。

不和春晚说再见

巩汉林暂别春晚让人有些失落,但他并不准备隐退,他表示自己每年都会接到春晚的邀请,对于质量要求颇高的他,还没有碰上达到自己预期的作品。他怀念曾经与赵丽蓉老师所创作的经典,也非常怀念的春晚舞台,但是他坚守着对艺术的追求,要用最好、最劲道的喜剧小品来服务大家,绝不会用低质量的作品贪恋春晚舞台。他更坦言如果有好作品,他还是会奋不顾身的冲在前面,带给全国观众快乐。

对喜剧圈现状看好

现在我国有不少喜剧类综艺节目,大量的喜剧人在这些平台上得以展示自己的才华,不少优秀的作品也获得了观众的认可。巩汉林觉得这是非常好的现象,人们需要快乐,需要精神食粮,这些喜剧人做到了。在《组团儿上春晚》中他就发现了许多优秀的喜剧人才,独特的表演风格深深吸引了他。“喜剧的内涵、表现的独到,这是我们最看重的”,他如是说。

但是他也表现出深深的担忧,喜剧创作井喷式的开发,造成了内容上的雷同、相似,导致节目的质量良莠不齐,而且未出现能够超越以往春晚小品的经典之作。他希望所有的喜剧演员注重自身修养,抓住喜剧的精髓,跟上节奏的步伐,创作符合大众价值观的作品。“认认真真,脚踏实地”这八个字是他送给所有喜剧人的共勉。

充满活力的人生路

巩汉林在更高的视野上关注着整个喜剧届,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为它添砖加瓦。他的喜剧不止局限于小品,2016年由他自编自导自演的电视剧《我家娶了花木兰》已经杀青,今年他的新电影也在筹备中,他还在努力的诠释自己对于喜剧的热爱。“我现在已经是在有意识的转型了”,从演员到编剧、导演,巩汉林不断挑战着自己,不断追随时代的步伐,巩汉林表示自己退休后会继续进行艺术创作,因为这是自己愿意做、喜欢做的事。

巩汉林的爱人金珠,已经活跃在广场舞台15年了,目前正在筹备第十届广场舞春晚,在她十几年如一日的努力下,各个年龄段、各个阶层的群众形成了一种新的和谐的邻里关系。

巩汉林承认自己确实上了岁数,开始害怕失败,开始输不起了。但是他会用健康的身体去改变自己,用饱满的热情去创造艺术。因为巩汉林老师家的座右铭是“要艺术的生活,才能生活的艺术”。

采访实录

360娱乐:在《组团儿上春晚》中担任评委,您有发现具有喜剧天赋的演员吗?

巩汉林:在这次《组团儿上春晚》的评比当中,我发现两位女演员不错,两个人的表演逗恰到好处,喜剧的女演员,是很少的,优秀的喜剧女演员就更少了,这两位演员给我印象很深刻,另外男演员大宝表现得非常突出,将来会是一个好的喜剧表演人才。另外郭阳郭亮表现也很出色。

360娱乐:您和蔡明潘长江老梁三位评委老师,在对喜剧的看法上有什么不同吗?

巩汉林:我们在喜剧的看法上基本上是一致的,我们还是强调,第一,喜剧的内涵,第二,表现的独到,也就是与众不同。这是我们最看重的,而且我们特别希望看到新的表现的方式,这是最重要的。

360娱乐:您个人觉得是看喜剧小品过瘾还是自己去演更过瘾?

巩汉林:我觉得是因作品而言,我看到非常好的喜剧小品,我也觉得非常开心非常过瘾,当然,我自己如果能演一个非常好的喜剧作品,那就更开心更过瘾了。就像以往,我和赵丽蓉老师合作过的那些喜剧经典,当然表演起来非常过瘾,可以在舞台上直接和观众们互动,获得观众们的认可。

360娱乐:现在小品的题材和形式被大量开发,很多编剧都觉得小品太难写了,您觉得喜剧小品会因过度消费而失去它的魅力么?

巩汉林:这是毋庸置疑的,喜剧小品创作越来越难,因为现在呢,喜剧栏目特别多,在这个过程当中,也就是说喜剧有被过度开发和消费的迹象,因此想在这个过程当中,再创作出好的喜剧小品来,就难上加难了。我是希望有节制的开发喜剧,不能像现在大波轰,这样就会出现良莠不齐,有可能是滥竽充数了。我还是希望做小品、做喜剧、做经典小品,要认认真真脚踏实地。

360娱乐:您已经好几年没有出现在春晚的舞台,有没有怀念这个舞台?

巩汉林:我要跟大家说清楚,不是说春晚人家不邀请我,当然了,我觉得上春晚就应该拿出好的作品来,在央视春晚这么重要的一个舞台上,不能够随随便便的表现,应该做出最劲道的喜剧小品。说实在话,我非常怀念这个舞台,但是绝不能随意的恋战,恋战有可能是对喜剧的不尊重,也可以是对热爱喜剧小品的观众的不尊重,出于保护我热爱的喜剧小品的考虑,绝不滥竽充数,绝不以次充好,而要坚守自己的底线。

360娱乐:经常会有关心您的粉丝询问你今年会不会上春晚,这对您是不是一种压力?

巩汉林:说实在话,压力是有一些,但不是那么很大,因为到了我这个年纪,我还是希望做事情要精准,不能够随便浪费自己的精力了,因为年龄不饶人,不像年轻人你输的起,我们这个年龄输不起,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。想到这一点,对我反而是一种缓解。

360娱乐:如果有好的作品,是否考虑重新回归春晚舞台?

巩汉林:那是肯定的了,就在今年的时候也有两个作品找到我,但是我思前想后,还是觉得没有达到自己的心理预期和要求,那只能够放弃。当然,有好的(作品)我一定是奋不顾身,努力向前,让观众不至于失望。

360娱乐:现在小品比较火的团体和个人也很多,跨界的也很多,开心麻花、贾玲、宋小宝包括岳云鹏、大鹏等等,您怎么看待小品圈的现状?

巩汉林:现在小品的现状还是良莠不齐,我觉得确实有一些非常优秀的演员、好的作品,但大多数我个人觉得还是没有达到一定的水准。我个人是这样认为,你去类比一下当年的那些经典小品,那么现在的喜剧小品是否超越了,或者是赶上了呢?我总是觉得还是凤毛麟角,不是很多。虽然栏目很多,涌现出来的喜剧人很多,但做到极致的,做到顶峰的,还是比较少。

360娱乐:对于喜剧中新崛起的这些团体和演员,您怎么评价?

巩汉林:我觉得应该多鼓励,喜剧毕竟是人们茶余饭后需要的一种最轻松的精神食粮,那么这样的创作队伍越来越庞大,是对我们喜剧艺术的一种贡献,当然了,在这个过程当中,还是要坚持品质第一、质量第一。好比麻花团队的一些喜剧人啊,我也是非常喜欢的。

360娱乐:你认为有什么“拨乱反正”的方法去改正这一乱象吗?

巩汉林:所谓的喜剧小品“拨乱反正”我倒是没有那么想,我觉得现在的喜剧人和喜剧小品整体上还是良好的,其实这都是在演员个人,在电视台本身。如果我们发现了不符合我们道德水准的、不符合我们现在价值观的喜剧节目,包括喜剧演员,我们可以提示他,让他修正自己,让他拿出更好的作品来,这样做就可以做到。还是演员的自身修养非常重要。

360娱乐:今年你作为政协委员的提案关注就是校园暴力,非常不幸的是,今年正好有几件震惊全国人民的校园暴力的案件,比如“中关村二小”案等,您接下来的提案有种具体的解决方案吗?您有密切关注这件事吗?

巩汉林:今年的两会上我提出了三份提案,其中有一份就是关于坚决遏制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的。目前,我已经收到了教育部发来的说明函和落实函,也得到了政协提案委员会发来的通知,我总体认为相关的主观部门做到还是很到位的。但关键在落实,就在我收到这个通知函的时候,就发生了现在的所谓中关村二小问题,还有深圳的中学生欺凌问题,我觉得还是落实不细致吧。总书记一再强调,不论我们做什么工作都要做到精准,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制度再好,我们的法规再好,如果执行力不到位,那完全是等于零,因此我觉得执行力、落实力、精准力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我还继续关注这一类的社会问题。

360娱乐:您之前接受采访时称您太太金珠现在退休了,每天去跳广场舞,您有没有想过自己退休了以后去做什么?

巩汉林:我夫人去年就退休了,但是她跳广场舞到现在为止已经15年了,组织广场舞的春节晚会已经第十年了。她这个人十几年如一日,就无偿奉献,从来也不收取辅导费,就只把大家团结在一起,形成了一种新的邻里关系,说实在话,她们这支广场的舞蹈队年龄跨度很大,从三十多岁到八十几岁,涵盖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士,应该说是一种新的邻里关系的体现,是一个和谐的大家庭。我退休之后,当然也愿意做我自己最愿意做的事,我可能做的事还是和我的艺术有关,多写一写剧本,搞一些创作啊,我现在已经是在有意识的转型了。你比如说去年,我拍了自己编导演的电视剧《我家娶了花木兰》,明年还有可能要拍一部电影,都是我自己做的编剧,其实我的业余爱好始终是和我的艺术是相连的,除此之外呢,就是锻炼锻炼身体,因为大家都知道,健康对于中老年人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了(笑),我们家的座右铭就是:要艺术的生活,才能生活的艺术。谢谢!

文/发条橙

360娱乐原创稿件,转载请注明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360娱乐观点或者立场,360娱乐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0娱乐联系
  • 0

    呵呵

  • 0

    雅蠛蝶

  • 0

    哇嚓

  • 0

    呜呜

  • 0

    哈哈

  • 0

    么么哒

  • 0

    哔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