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高晓松说罗大佑总是音不准,却仍是华语流行音乐第一人?

萌兔娱乐

2018-05-15

节气与地气并存的高晓松,如今出现在大众视野时,总是又像诗人又像商人,他一把折扇讲着历史、哲学、艺术乃至商业法则,言语中透露着对世事的洞悉与放下。殊不知,往前数20年,人们认识高晓松,还是因为他那放纵不羁的音乐青年形象。

1991年,从清华辗转到厦大的高晓松,蓄着长发创作了一首《同桌的你》,一经发行瞬间成为继罗大佑《童年》之后风靡校园的流行音乐。多少懵懂悸动的青春情怀,在历经沉寂之后又一次被悄悄点燃。于是,常有人将《同桌的你》与《童年》并列为华语乐坛最好的青春之歌,高晓松和罗大佑之间的奇妙连接也就此烙印在人们心中。

但这并不只是巧合,高晓松和罗大佑之间,的确存在着亦师亦友的关系。1969年出生的高晓松与1954年出生的罗大佑之间差着15岁的距离,1981年《童年》横空出世时,高晓松恰好步入青春期,罗大佑就此像旗帜般指引着他迈向音乐创作,也在他心里种上了流行音乐的种子。

“你是我的神”,高晓松疯狂揣摩罗大佑创作技法

后来,高晓松在《鱼羊野史·第四卷》中,专门创作了一篇文章以抒发对罗大佑的崇敬之情。文中,他不仅直言不讳的表达道:“大佑哥,你是我的神”,还讲述了诸多当年受罗大佑歌曲启蒙的细节。例如,在其另一首传唱度极高的歌曲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中,有一句歌词是“你刻在墙上的字依然清晰,从那时候起就没有人能擦去。”当时,这个兄弟在宿舍墙上刻下的字,就是罗大佑的歌词。

正是因为对罗大佑疯狂的迷恋与崇拜,高晓松对罗大佑作品的研究也达到了所谓“抽筋剥骨”的程度。《光阴的故事》里的三段式写法,《沉默的表示》以长句抛弃俗套的押韵,加之用回文创作整个副歌部分……对于这些常人只能意会的迂回婉转,高晓松都细细拆解而后反复咀嚼,最终发出“举世无双”和“华语乐坛第一人”的喟叹来赞赏罗大佑的创作功底。

就算被评音不准,他依然值得赞颂千篇

赞赏归赞赏,但也收不住的高晓松还曾说过这样一句“大逆不道”的话:“罗大佑自己唱的那些歌,每一首一定有一两个地方音是不准的。”看似直言大神的“坏话”,其实是基于对罗大佑神级地位的另一种领悟——高晓松在解释中补充道,尽管有音不准的情况,但是又觉察不出罗大佑有什么问题,他自己写的歌,唱起来总是与歌曲完美契合。

在华语乐坛,如此神化罗大佑的还远不止高晓松一人。作为石破天惊型歌手,罗大佑对许多创作者的影响难以估计——齐秦说,“从罗大佑的歌中,我学到的是唱歌要真实,贴近生活真的很重要。”周杰伦说,“我的目标就是像罗大佑一样成为一个时代的‘音乐教父’。”就连几乎同一个时代的崔健,都称他是像“鲍勃·迪伦”一样的歌手,会永远讨论他的音乐……

曾为他彻夜高歌,一场演唱会成一群人的狂欢

这些后来在华语乐坛锋芒毕露的人,面对罗大佑时的谦卑尊敬,总是容易让每个普通歌迷联想起曾为罗大佑疯狂不已的自己。就连高晓松也回忆过自己作为一个普通歌迷,曾狂追偶像罗大佑的故事。2000年,罗大佑第一次在上海开演唱会,当时从北京包机、包火车而来的歌迷有近万人之多,人们在火车上彻夜唱着罗大佑的歌曲,高晓松就是其中一个。

“我到上海后,提前来到了体育场门口,就站在门口等,我想今天我一定能遇见很多原来觉得终生不会再见到的人,在人海里我一定能遇见。于是,我就站在门口等,果然一会儿看见一个师兄,一会儿看见一个师弟,一会儿看见一个以前上海的好朋友。大家都三十多岁了,但怀着同样的期待,一个个夹着小包全都来到了演唱会的现场。”

那一晚的演唱会,没有人报幕,没有主持人,也没有灯光,甚至没有前奏,黑暗中罗大佑只是用一首“我将真心付给了你”开场,听众便瞬间沸腾。“当时,我旁边坐的是老狼和老狼的媳妇,后边是央视五套那些足球解说员,都是跟我差不多年龄的,演唱会到高潮的时候全场哭作一团。”高晓松回忆起来,依然激动。

那些抱头痛哭的回忆,如今终于可再次拾起

那样听演唱会听到抱头痛哭的时光也许如同青春一样一去不复返,我们也无法如高晓松一样,在后来的日子里还能和罗大佑对酒当歌,品味人生几何。但幸好,在能亲耳聆听的今天,我们总还有机会,去寻觅当年悸动与心碎的感觉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360娱乐观点或者立场,360娱乐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0娱乐联系
  • 0

    呵呵

  • 0

    雅蠛蝶

  • 0

    哇嚓

  • 0

    呜呜

  • 0

    哈哈

  • 0

    么么哒

  • 0

    哔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