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杉:不想当摇滚青年的喜剧人不是好演员

这次能有机会跟乔杉约聊,是趁他的新片《缝纫机乐队》路演回京休息的宝贵空档。地点在他去年刚刚成立的个人工作室。正值北京的初秋,傍晚稍有凉意,走进乔杉工作室的第一刻,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块巨匾:亚洲保健之父。不觉肃然起敬,凉意全无,脚底生风……

乔杉是哼着小曲儿走进采访间的,短袖儿、牛仔马甲、破洞牛仔裤,妥妥的摇滚范儿。他看上去状态不错,然而也已经是从早工作到晚的节奏,说到投入的地方会不自觉地玩起右手边桌子上的镜头盖。始终面带微笑,偶尔会被自己讲的话逗乐。

其实不太像是一次采访,如果能给我俩一把瓜子儿的话,这完全就是朋友间在闲聊天。很舒服的交流。


关于目前的状态

很多人对乔杉的初印象,出现在《屌丝男士》中。这个人物没名没姓,在诸多乔杉的介绍文字中,仅仅体现为“足疗店客人”。这部据说是大鹏用5D2全程拍摄的网剧,成为了当年的绝对黑马,圈粉无数。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色,但是“保健哥”这个形象让乔杉一炮而红。

如果非要给这种红找一个理由的话,那只能是,乔杉定义了什么叫“保健”。

乔杉是一个具备天然笑料元素的演员。随后的这几年,《煎饼侠》《悟空传》《父子雄兵》等强档电影都出现了乔杉的身影,他的每次亮相,都能带给人惊喜。

Q:都说喜剧演员私底下其实没有那么喜感,都还挺安静的,你私底下是一个什么状态?

私底下其实也没那么多高兴的事,也挺无聊的一个人,没那么多业余爱好。

Q:这次演绎的是一个摇滚青年,个人是喜欢摇滚乐吗?

从小就比较喜欢(平时都喜欢听谁的?)太多了,那听的可就太杂了。原来刚一开始觉得这帮人怎么这么帅呢,就是听那个beyond乐队。然后当时家里电台老放,也不知道是谁,就觉得特好听,特别帅,通过那个才慢慢了解国内这些歌和乐队,崔健的呀,魔岩三杰的呀,然后就觉得我去,这太厉害了。

Q:比较喜欢摇滚乐的精神?

对,比较洒脱。

Q:现在私底下有跟一些摇滚乐手有私交吗?

对呀,我跟那个二手玫瑰的梁龙,我们关系都特别好。

Q:当老板和当演员,哪个更好玩一点?

(当老板)操心的事更多,当演员我一个人演好就完了,当老板可能会顾忌的更多。家里孩子怎么弄啊,公司的业务怎么开展。但是你既然选择了,就别吵吵累了。

Q: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决定自己成立工作室?

因为我觉得可能想让自己有一些优秀的人才。也希望能有一个好的创作环境,不能每一次都上咖啡馆里聊,给人感觉你骗子似得。


跟大鹏两个人之间的事儿

乔杉与大鹏的合作也为人津津乐道,从《屌丝男士》4部到《煎饼侠》、《父子雄兵》,虽然乔杉在其中的戏份有轻有重,但没有他,这些电影总是感觉缺了点什么。而在生活中,用乔杉自己的话讲,两个人走路都手拉着手。不能说谁帮谁更多一点,这两个人的激情碰撞,总是能带来不一样的奇妙看点。

Q:聊聊跟大鹏的关系?

哈哈哈,好!

Q:说你们走在街上会手拉着手,怎么形容你们俩的这种情谊?

绝对是生活里的好朋友,工作上的好伙伴,好基友谈不上啦,大家都结婚了,孩子都那么大了。

Q: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会比跟家人还长吗?

那倒不至于,因为拍戏毕竟就是那一段的时间。

Q:目前的生活状态中什么样的事情让自己感觉最满足,最开心?

就是观众的掌声吧。原来演话剧的时候观众给你的反馈会很直接,如果你演的好的话观众的掌声会告诉你这场谁最受欢迎。现在拍戏就看观众的口碑,反正还好吧,我现在还没看到谁骂我,说我演的太差了,到现在还没看着过,或者少,看着的少。

Q:一般通过什么形式看反馈呢?

微博留言什么的呗。

Q:看到有一些负面的时候,心理会有一些波澜吗?

那倒没有,这个已经不会是有波澜的这个阶段了,都长大了,小时候也不介意这事。大家善意的提醒啊,建议啊,意见啊我们都虚心的接受。就怕挨不着的也说你,这就很麻烦了。比如说我们这戏还没上呢,他就说你们这大烂片儿!(有的人)可能逮谁喷谁吧可能。

Q:看见什么样的评论特别开心?

有好多,我原来发过一个(微博)。我在一个节目里边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,就是有一天我在北京坐公交车,路过长安街,对面有一个女孩在哭,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哭,她边哭还边啃着玉米,我就看着她,我俩还对着坐,她就一直在哭,看着长安街的景色。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(哭),可能我知道每个人都有故事,底下就有很多留言就说,每个人在这个城市里,都会有一个别人不知道的故事,每个人的生活还都在继续。就在那一刻,我在内心当中是关心她的。有的人就留言,我们在内心当中应该去关爱关心别人,每个人至少他在这个冰冷的城市里能有一丝温暖。

Q:所以生活中会情不自禁的去留意一些小人物?

会的会的。

Q:天生就这样的?

天生的,从小就是喜欢,比较在意别人的感受。


关于工作、表演的一些事儿

2016年登上央视春晚表演小品《快递小乔》。春晚的亮相,是对乔杉喜剧身份的再一次肯定,这个里程碑,标志着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小众的网剧红人,大家渐渐记住了乔杉的名字,而替代了“保健哥”的昵称。最近大热的综艺《欢乐喜剧人》、《奔跑吧兄弟》、《饭局的诱惑》等,也少不了乔杉的光顾。

Q:以前演话剧,现在演电影,这些表演形式有什么区别吗?

都是一种积累吧,都是在学习的过程,原来在舞台上是最磨炼人的。其他的就没有那么难了,在舞台上年头太多了(哪个更辛苦一点?)舞台有它的快乐,反而拍戏倒是很辛苦,哇!又熬夜又什么的,演舞台剧时间很规律的。

Q:现在让你选的话,更愿意做哪样?

其实都喜欢,因为戏剧学院毕业的嘛,还是喜欢舞台多一点。

Q:喜剧演员比其他演员要琢磨的东西更多,灵感都是从哪来的?

还得是生活里吧,看到的事,听到的事特有意思,你就特想给它演绎出来。(会有职业病吗?总想模仿)会有的,比如咱俩现在聊天,我脑子里就想别的好玩的事儿呢(笑)。太多年了养成一种习惯,《爱笑会议室》的时候就是这样的,因为工作压力,(工作)量太大了,每次大家就养成这样一种习惯,做梦都能想段子,只不过不好玩而已。

Q:工作中哪一部分占用你的精力最大?

工作太忙了,今天在北京一天,明天又要走,才休息一天。但是休息的时候是上午拍了一个消防的宣传片,下午接受七八个采访,(看了一眼手表)一直到现在了。明天又要走,从大南跑到大北,然后宣传电影。

Q:有没有什么独特的解压方式?

我真没有,要不就是跟朋友一起喝点小酒。每天回到酒店就累了就睡了,要不就自己听会那个相声,谦哥的,郭德纲的相声,要不就是听会马未都那个《都嘟》,马老师说话有意思,一说话滋儿咂的,老北京的(那个腔调)。


关于《缝纫机乐队》、胡亮以及梦想

确实是越来越红了,许多人感觉乔杉是靠着“保健”一捏成名,但这之前你不知道的其实还多着呢。乔杉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,纯正科班出身。在喜剧方面崭露头角始于2011年在辽宁卫视与修睿等人搭档创作的《爱笑会议室》,积累了不少喜剧粉丝。

再早以前的事儿,用乔杉自己的话讲,曾经很“丧”,身边没有人认为他能吃演员这碗饭,一度每天只挣几十块钱,过着有了上顿没下顿的飘荡生活,在不如意的生活面前近乎想要放弃。

我们的访谈过程中,“梦想”这个词被反复提及,他说这个词虽然已经被太多人解读了,但是仍然觉得很美好,是因为让他挺过难关坚持至今的说到底还是梦想。这点倒是和《缝纫机乐队》中乔杉饰演的胡亮有不少人生交集。角色能够打动演员,演员才会点亮角色。

Q:《缝纫机乐队》里胡亮有没有跟自己有一些相像的地方?

对生活的态度吧,我有时候觉着我自己身上还是有胡亮的影子,或者胡亮身上有我的影子,就是对生活的那种坚持吧。每个人不管生活环境怎么样,人不能丢了自己的……就是梦想吧,就像我以前特别惨的时候,你也不能去把你的梦想丢了,然后你要一直坚持的做下去,总会有一天会得到一些回报的。胡亮就是这样的,他很单纯,我的目的也很单纯,我曾经最想做的事就是大家能看到我的作品,能为我鼓掌,或者知道有个演员,啊呀这不是乔杉吗,现阶段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,我就觉着很幸福。

Q:你说到特别难的时候,生活有个转机,那个转机还记得是什么吗?

一开始很多人都说我不行,找了一些行家,说你不适合当演员,那怎么办呢?干点幕后去吧,副导演什么的,我说那也不好干啊,他说那你就曲线救国吧,谁让你也演不上戏。然后我说,好吧,那段时间就天天下农村演出,一天挣几十块钱,跑组,跑组人家还不一定用你,你就感觉这个人生,特别迷茫,特别没意义。当时父亲又去世了,然后你就感觉很快就要坚持不住了,我就觉得怎么这么丧啊这个人,这一辈子活的。然后后来我妈就跟我说,你得回去,回去接着做(演员),因为你在家也帮不了什么忙,然后正好那个时候有一个儿童剧面试,我觉得就是从那个面试开始,就觉得自己长大了吧,父亲去世以后。那个面试,顾名思义就是可用可不用,就是你要是能行的话就用,你要是不行的话也演不上。去面试一开始也不行,后来就一波三折吧,最后终于面试上那个戏了。人还是应该坚持。(当时是面试一个什么角色?)演一个儿童剧里的老爷爷,我倒没觉着有多难,就觉着得到那个机会特别不容易。

那个时候演出费一天排练是几十来着,演一场二百多块钱。那次算是一个点吧,一个转折点。那个时候也没大起,就是觉得还有希望。人特别有意思,当你在特别绝望的时候,老是有一根稻草在给你,然后挂着你,要不你就坚持,要不你就放弃。我的人生中有很多人扔过稻草,(人生中出现了许多贵人?)对,就是贵人。

Q:《缝纫机乐队》也是有点励志的,也是这种励志感染了你?

对,所以我当然想演的更好一点。我觉得演员没有什么可牛的,最重要的是如果真的有一帮奋斗的年轻人看了这部片子,噢原来梦想这么可贵,梦想这词现在都臭大街了,然后大家都觉得你聊什么梦想啊,太假了你这人,没有梦想的人活着多没意义啊。而且你有梦想,你去实现它,每个人都会尊重你的。

Q:胡亮和你本人的性格有哪些相像?

都很乐观吧,我有时候挺分裂,有时候属于悲观主义者,但是你在悲观的同时你要寻找一个乐观的态度,这可能是我们创作喜剧的初衷吧,人一辈子没有那么多高兴的事,但是你要在这些不高兴的事里边琢磨出一点高兴的事来,让大家能继续生活,要不实在是没什么希望了。

Q:怎么让自己贴近这个形象的?因为本身身份还是不一样的。

因为你们还没看片,看了你们就知道了,其实他是一个特别可爱的人,他会颠覆一些你对搞乐队的人的印象。

Q:演胡亮的过程当中,最突破的事是什么?

我很高兴,演这个戏(能说演的比较过瘾吗?)现在想想还是有遗憾的地方,因为我们这个戏得跳着拍,有一些场景问题,情绪衔接肯定是没有问题的,有的戏你比如一开场的时候,你演的可能是后半段的戏,你就老感觉要是再强那么一点点就好了。或者这块当时我们设计个这个放在那,这个(效果)就多好啊,不过电影嘛还是有缺憾的。

Q:拍这个剧有没有跟圈里真正的摇滚人交流过?

交流过交流过,现在这个戏还没上映呢,但是请教过梁龙。我说龙哥,这个,怎么能像呢?他是比较稳当,主唱到底是什么样的?(我和他)喝酒的时候交流过,他就说,你最好是能提到一些树村儿这种地方,后来一看,我们这个有点用不上,因为(剧情是在)在小镇里。


关于塑造形象的跨度

有一点感受是很明显的,乔杉本人跟他以往塑造过的每一个经典角色都不一样。不少人会想象“保健哥”是他的本色出演,那你可真被他给“蒙”了,不过这也印证了乔杉浑然天成的表演功力。

他会很认真的跟你谈生活、谈工作、谈理想。言谈中几乎没有出现过网络热词,没有夸张的表情,常常以一个微笑结束回答。怎么说呢?像一个年轻的老艺术家。

Q:最近参演的电影里诠释的角色跨度还挺大的,小神仙啊摇滚青年啊,什么角色会比较有挑战?

还有好多吧,演员也不是每个角色都能演的了的。演员有外形的局限,反正尽量尝试吧,先把眼前的工作做好,有好的角色再看,看缘分,看命呗。

Q:挑剧本有一些特别的标准吗?

得看什么样类型的剧本,要是喜剧类的,必须得自己看,(因为剧本)不行的,推过好多戏。首先故事得好,逗不逗笑倒是其次,现在好的剧本真是太少了。这次《缝纫机乐队》合作是我跟苏彪太熟了,从《煎饼侠》就开始,我们的情怀点都很像,喜欢音乐啊喜欢摇滚啊,你就会感觉演这个戏就没有那么陌生。感觉水到渠成。

Q:不同的角色分别有什么特点?是怎么处理这些角色的呢?

每一个角色,有不同的背景,有不同的生活成长经历,不同的学历,经历过的事都完全不一样。他不可能是一个人。就算你演的是一个双胞胎,他也不是相同的人,所以说你要从中摘出来他们有各自的问题,缺点,他有什么样的习惯。这是演员的功课嘛,你得分析,这都很初级的事。

Q:会陷入一个角色出不来吗?

我这次演胡亮就是大舌头很长时间改不过来,因为戏里边设计的是大舌头嘛,很难改的,改了很久。

Q:大舌头是自己琢磨出来的,还是跟谁学的?

就是小时候看见过,忘了邻居家小孩什么的,平常听他说话特逗那种,我小时候也不是模仿他,就是那个人特逗,说话吧还特愿意说,吃了吗哥?特喜庆就是,这人特朴实。

Q:戏里自己一直这样说话会感觉很累吗?

还好,因为你要注意一点,发音啊什么的,弄的全组其他人也开始恩恩讷讷(大舌头发音)的了,有挺长时间过不来,然后我有一次录一个综艺节目,就有个人跟我说:杉哥我以前一直没发现,你你你原来一直有点……我都不好意思说,我说说吧怎么了?你是不是……你这怎么还是大舌头呢?我说最近演个戏,出不来了。(后来怎么办了?)后来慢慢就好了,离开那个角色环境久了,然后慢慢就顺过来了,哎呦,得有一个多月俩月呢。

Q:一个多月那么久?

没事老恩恩讷讷的(大舌头发音),因为你老习惯,拍三四个月一直在那讷讷讷。

Q:这属于为艺术献身了

这倒不算,这算什么啊。


关于家人,尤其是自己的女儿

今年33岁的乔杉有着一个可爱的女儿,在他的微博上,你能看到除了电影宣传之外,他发的最多的就是和女儿的照片。

Q:您有一个可爱的女儿,以后会希望她也从事演员这一行吗?

看她吧,她要是真能吃这碗饭那她就吃去,但是没有的话就别强求。这个事就是看她吧,等到她十八岁的时候再去决定。

Q:她现在有一些表演的天赋吗?

有,我觉着,她妈妈是舞蹈演员,我是学表演的,我觉得这孩子,哎呀,继承这个基因太多了。这个孩子,她的腿会抬的很高,她竟然说这种感觉很舒服。就是天天一直在跟我表演,演戏,她会跟你演各种情绪,很有意思这孩子。我也不是特别希望这样,但是,很遗憾。她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,我操控不了她的命运,原来我小的时候我父母也不希望我干这行,他们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工作会更好,但是最后我还是干了,我觉得孩子这事拦不住。

Q:平时在家跟她互动最多的是什么?

啊呀我现在能见着她的时间很少,一个月见个两三天的那种。要是拍戏的话更见不着了。每次回来都大一点每次回来都大一点儿。平时就视频呗,有时候收工了视频都视不了,因为她都睡觉了,小孩正上幼儿园呢。没办法,一个家里两个人各自有分工,尽量给孩子营造一个好环境,有机会就尽量多陪陪。


关于眼前的将来

Q:之前有过组乐队的梦想吗?

当然有啦,年轻人有这个梦想,喜欢弹吉他有女孩看嘛,但那个时候就得顾生活,饭都吃不上的时候还组乐队呢。心里(梦想)还是有的,特别希望有一刻能像乐队主唱一样站在台前。后来感觉自己还偏流行一点,流行表达的东西更多,小情小爱的都可以(表达)。

Q:之后会做一些音乐上的尝试吗?

可能吧,这个事早晚都得干,就喜欢这个嘛,没事跟朋友组个小乐队,没事出去玩玩,巡演什么的,挣点钱,能做点公益什么的,给需要帮助的人。

Q:想过是什么时候吗?

我就希望能像现在工作不那么忙的时候吧。就是一年能控制点自己的时间的时候。

Q:就是不要像职业乐手那样,而是去真正享受玩音乐这件事。

我问过他们(职业乐手),他们也很辛苦!每次都唱这几首歌,机械性的,因为你这场的观众不一定看过你以前的表演。跟我们演员一样的,当成一个爱好,享受这种感觉。

Q:希望这个梦想早日实现。

好的,谢谢!


虽然我们没有聊起星座,但是眼前的这个巨蟹座男生,其实和他的星座标签还挺吻合的:慢热、朴实、敏感。整体状态是很温和的,又时常会自动切换到喜感模式,讲到逗人笑的地方也不会有什么征兆,突然就来了。

在他的身上几乎看不到什么华而不实的东西,这种交谈让人感觉,非常真诚。

文:一直在减肥的嫂子 摄:杜小多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360娱乐观点或者立场,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后的30日内与360娱乐联系
相关热议
  • 0

    呵呵

  • 0

    雅蠛蝶

  • 0

    哇嚓

  • 0

    呜呜

  • 0

    哈哈

  • 0

    么么哒

  • 0

    哔哔

每日一题

你这5年来最大的变化是___

你这5年来最大的变化是___

要说2012—2017这五年,我们的生活发生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,小编觉得没有什么比得上“一部手机就能搞定吃穿住”了吧,五年前,你有想过,我们出门竟然不带钱包就能潇洒的吃吃喝喝吗?不敢想!往大一点看,这五年,我们自己的国家日新月异,从神舟飞天到高铁提速再到航母下水!都来说说,你们这五年,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当然【头发越来越少】也算一个(哭哭)